推理综艺赛道不能再造《明星大侦探

发布日期:2021-09-07 11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问题的关键在于道路的选择,《明星大侦探》代表着一种更硬核的推理综艺思路,但这种思路对剧本和嘉宾要求度很高,代表作《明星大侦探》也很难被超越。另外的思路则是寻求综艺性、游戏性,或者其他的呈现方式,但成品很容易被观众评价为不是一款“推理综艺”。

  这种两难的抉择,或许可以归纳为《明星大侦探》的成功带来的初恋效应,除非作品足够优秀,要不然很难被已经有了“滤镜”的观众所认可。

  《明星大侦探》新一季在3月落下帷幕,《密室大逃脱3》和《名侦探学院4》都在近期收官。爱奇艺似乎要借着去年迷雾剧场的“东风”,又推出了综艺领域的“迷踪赛道”,目前《萌探探探案》完结,《奇异剧本鲨》正在播出,《最后的赢家》《命运规划局》待播,芒果TV和优酷分别还有《游戏的法则》《闪耀的侦探家族》等推理综艺提上日程。

  据毒眸不完全统计,今年播出或即将播出的推理综艺有10档之多,整个赛道呈现出空前的火热态势,几乎让人想要将2021年称为“推理综艺元年”。

  但是就目前节目播出的情况来看,整个赛道无论是口碑还是播放数据,都呈现出明显的差异性。《萌探探探案》在热度上表现突出,拿下猫眼专业版数据的48个热度值日冠,但豆瓣评分仅有5.1,还不到及格线。

  《奇异剧本鲨》目前豆瓣评分有7.1,但从短评区的反馈来看,不少观众认为其“比上不足比下有余”,即与《萌探探探案》相比更好,但是与《明星大侦探》还有一定差距。

  看来,比较会一直存在。曾经“异军突起”的推理综艺赛道,在头部IP《明星大侦探》的压力下,能在这个一片红火的“元年”,找到新的开拓方向吗?

  新的推理综艺一经上线,首先需要面对的,是和《明星大侦探》(以下简称“《明侦》”)的全方位对比。

  《明侦》源自韩国电视台JTBC旗下的综艺《犯罪现场》,节目里由明星嘉宾扮演一场案件的不同角色,通过在现场寻找证据,来推理出案件的线年《明侦》播出时,市场上几乎没有同类的推理综艺。从嘉宾阵容来看,《明侦》也并不属于当时常见的流量群星汇聚式真人秀,参与第一期录制的嘉宾中,白敬亭尚且声名不显,乔振宇和鬼鬼吴映洁对很多观众来说也更倾向于“童年记忆”。

  但在流量逐渐退潮的大环境下,《明侦》少流量艺人、重视剧本、有些小众刺激的“高智商”玩法设定,正好吸引了对于流量光环感到倦怠的观众。

  《明侦》第一季节目豆瓣评分高达9.3分,经历了一季的口碑积累,2017年播出的第二季节目因带有暗黑色彩的《恐怖童谣》走红出圈,将这一类型的节目带到了观众面前。目前,《明侦》总共播出6季,每季的豆瓣评分均不低于8分,即使是争议颇多的第五季,豆瓣评分也达到了8.4分。

  《明侦》的热播,让更多人接触到了剧本杀这种娱乐方式,在扩充推理玩家群体的同时,也为推理综艺赛道提供了标志性的“范本”。而《明侦》节目本身精良的布景、复杂的剧情、推理与搞笑结合的综艺效果等等,都无形中抬高了大众对推理综艺的期待值。

  硬核推理模式的《明侦》走红在前,观众心中对于此类节目已经有了预设:他们会认为推理综艺就当如此,并将后续的一切推理综艺都和《明侦》进行比较。

  后续推出的节目,如果走向不同的方向,很容易遭到质疑。目前的两档节目,一开始就被定义为“合家欢”、嘉宾选择也并不注重推理的《萌探探探案》,就收获了争议;《奇异剧本鲨》在第二期引入“阿瓦隆”的桌游玩法,也因为与观众认知中的玩法不同,一时间让人不好接受,收获了不少差评。

  “据我了解,综艺和剧本杀正在寻找新的结合点,各个综艺团队会纠结是像《明侦》更好些,还是带有推理元素的合家欢综艺更好些,还是走出全新的路,”推理大师联合创始人、COO王梦池告诉毒眸,“前两者更稳,但又面临着‘复刻’的舆论压力,走完全不一样的新路,则注定失败的概率大于成功。”

  《明侦》的“初恋效应”,还体现在它收揽了一批活跃度极高的粉丝。《明侦》团队与粉丝之间互动频繁,其编剧团队就有投稿的节目忠实观众,粉丝还会为节目中虚构出来的偶像组合NZND“控评”。

  由于节目对于嘉宾要求较高,《明侦》粉丝也带上了“挑剔”的眼光,即十分拥护“原班人马”,对新嘉宾接受度不高,在飞行嘉宾中推理表现尚可的杨蓉、刘昊然都遭到过质疑。

  每一季《明侦》播出前,官博下面都会聚集着呼唤“何撒鸥鬼白”原班人马的声音,即使鬼鬼吴映洁的推理能力并不出色,但对于不少粉丝而言,她的表现还是好过不少新加入的嘉宾。

  在市场推理综艺数量较少的情况下,《明侦》的核心粉丝群体和推理综艺的受众群体有所重合的。核心粉丝对于《明侦》自身后续和新嘉宾的反馈都尚且如此,对其他的同类综艺态度恐怕也会趋向排斥。

  知乎、豆瓣影评对于《萌探》《奇异剧本鲨》的评价中,《明侦》的“出场率”奇高——这种自然的对比与排斥,或许也是《明侦》难以复制的原因之一。

  参与过推理综艺制作的小瓦告诉毒眸,嘉宾的人选对一档推理综艺非常重要:“不是所有的艺人都能玩推理节目,有的嘉宾可以发挥一下自己的综艺感,但是推理的时候,可能就是没有话聊,因为有的明星就是不知道怎么去分析这些东西。”

  嘉宾问题在《萌探探探案》上表现的尤为突出。杨迪、孙红雷、黄子韬等人在制造综艺效果上各有长处,但节目的推理环节呈现在观众面前的,更多是凭借场外因素指认凶手,比如“XXX今天表现有问题”。

  第二期《庆余年》主题中,“高玩”张若昀到来后,在推理环节和嘉宾的玩法出现明显的不适配——在不少观众眼中,张若昀按照线索推理的时候,其他嘉宾还在做综艺效果、甚至怀疑张若昀,张若昀阐述推理逻辑时杨紫甚至不知道“水包”的含义。两相对比之下,观众不满,“张若昀 带不动”的话题直接登上抖音和微博热搜前列。

  有推理能力、符合节目调性的嘉宾很难找寻,所以从节目制作团队的角度来看,更为稳妥的方式是选择私下爱好玩剧本杀等推理游戏,或是曾经参与过相关节目的艺人。《奇异剧本鲨》常驻嘉宾中,王源、金靖和魏大勋都登上过《明侦》,在MC中也较多地承担到推理职责。

  在后期剪辑上对嘉宾进行不同的塑造,也是推理综艺的一大要素。即使是担当推理主咖的嘉宾,也需要突出不同特点,来加深观众的印象,也让嘉宾的推理能力更为直观地展现在观众面前。

  白敬亭在《明侦》专门破解密室手法,唐九洲在《名侦探学院》《密室大逃脱大神版》中的“图形达人”形象,都是能够突出特色的重要标签,但如果没有较为明显的推理标签,即使嘉宾承担了主要推理职责,观众对于嘉宾能力上的认知依然不会特别清晰。

  不过,也许嘉宾还不是影响节目效果最核心的因素,剧本和主持人,都会左右嘉宾在节目里的发挥。

  “在我们日常面对玩家的时候,也不会指责玩家推理不出来,因为无法让玩家推理出来、只为了难住玩家的本子,是质量有问题的剧本,”王梦池从剧本杀的制作角度打了个比方,“剧本没问题的话,则是主持人要担当起引导玩家推理出来的责任。”

  毒眸曾在《剧本杀逐梦演艺圈圈圈圈圈》中,将《明侦》掀起的剧本杀浪潮称作“前剧本杀”时期,这一时期更倾向于“侦探模式”,剧本杀中会侦探这一核心角色,承担主要的推理任务。

  《萌探》和《奇异剧本鲨》并没有设置侦探角色,角色剧情分摊到每个嘉宾身上的分量相对平均,这时节目组就需要类似DM的主持人角色或NPC,对玩家推理进行引导。而《萌探》的设计中只有提供部分线索的NPC,《奇异剧本鲨》的冉高鸣是主持人定位,但承担的作用也更像是一个标准的主持人,在推理引导方面作用有限。

  一位入局剧本杀的影视从业者阿章认为,推理综艺最重要的一项要素,还是剧本的硬核程度。

  “综艺口的团队本身就不具备强编剧能力,这是最核心的问题,”他对毒眸透露,《明侦》从第二、香港牛魔王开奖结果!第三季开始就很注重编剧基因,和国内很多编剧团队,包括推理悬疑的作者进行了大量的合作,然后再经过综艺化改编,来生产综艺内容。

  《明侦》第六季的制片人何舒也在采访中透露,节目组会邀请推理小说家进行轨迹设计,在比较专业的领域也会邀请警察顾问、律师顾问、法医顾问等作为编外人员,确保剧情推进的合理性。

  “嘉宾配置、场地这都是钱的问题,都可以聊,剧本是核心,”阿章表示,“如果后续的同类节目想拓展新的方向,可能是需要在剧本上比《明侦》再高一个级别,这个挺难的,也许有人可以做到。”

  需要接受考验的推理综艺不止眼下的《萌探探探案》和《奇异剧本鲨》,爱奇艺后续的节目和优酷、芒果TV的同赛道待播综艺,都在等待下一个机会降临。

  平台为什么选在今年大举入局推理综艺?或许是悬疑题材原本的基础和剧本杀风行的双向推动所致。

  悬疑题材一直在剧集领域有一定的大众基础。无论是让潘粤明翻红的《白夜追凶》,还是作为“迷雾剧场”第一枪的《无证之罪》,这些走红的高口碑网剧,不少都以悬疑推理作为主要元素。而去年《隐秘的角落》以“一起爬山吗”的玩梗出圈,让剧集收获超过90万人的8.8豆瓣高分,证明这一垂类题材拥有出圈的潜力。

  另一方面,剧本杀、密室逃脱正在变成年轻一代线下社交聚会的潮流玩法。艾媒数据显示,2020年我国剧本杀市场规模已达120亿,预计2021年将达到170亿。根据相关调查,剧本杀已经成为目前主流的线下娱乐方式之一,选择用户占比36.1%。

  综艺始终在追逐受众感兴趣的垂类题材,但说唱、脱口秀、乐队等品类已经有不同的综艺IP持续深耕,综艺团队也需要从其他方向寻找灵感。

 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就曾在采访中提到,线下剧本杀市场已经蔚然成风,“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在线下的社交和娱乐过程中把刷密室、拼车玩剧本杀当成了常态,我们不可以视而不见”。

  但成为垂类本身就意味着门槛,推理综艺这一品类,成为国民度足够高的综艺IP并不容易。

  推理综艺首先存在一定的观看门槛。推理类节目的长故事线、抽丝剥茧的剧情逻辑,让观众很难碎片式观看除了搞笑段落集锦之外的其他内容,况且也并非所有观众都能够快速接受所有线索、跟上嘉宾推理的思路。

  一位《明侦》的观众告诉毒眸,节目发展至今,有几期中提到的堪称密集的信息量,甚至需要拿出本子做笔记,才能跟上嘉宾的思路、体会推理的乐趣。随机点开一集开始看的新观众,则很容易被复杂的推理、一刻不能挪开眼神的高密度剧情“劝退”。

  云合数据显示,2021年上半年网络综艺的有效播放表现中,《明侦6》以4.59亿的有效播放位列第四,比它晚播五个月、定位是“合家欢”的《萌探探探案》“后来居上”,揽获3.05亿有效播放,一肖拖三码,仅仅落后一名,但前者的豆瓣评分是8.6,后者仅有5.1。

  “纯硬核推理大概率到不了国民IP的量级,”王梦池认为单纯的推理题材可能会让观众感受到门槛,但将推理元素融入其他类型的综艺,或许会更好接受,“《极挑》也有相对硬核的博弈,只是制作团队能力太强,很好地掩盖掉了硬核的部分,展示出来的是趣味性高的内容。所以要是说有推理元素的综艺,能达到国民IP的等级,还是很有可能的。”

  或许未来会有“超越者”出现,但如何把握节目的方向,to be or not to be,需要好好考虑。